29岁纹身师:女顾客要求在她私处纹“用力”,还问我要不要试一试

29岁纹身师:女顾客要求在她私处纹“用力”,还问我要不要试一试

我叫余飞,今年29岁,是一名纹身师。

我老家是小县城的,我的父母都是县城上的工人,在一家工厂上班,家里除了我,还有我姐姐。

我从小就喜欢画画,不过我们家条件一般,没钱供我去兴趣班读书,所以就只能自己在家里涂涂画画,画的不好,但是也还能看。

我想着,自己长大了也能当一个画家。

后来,上高中的时候,我背着父母去了一所艺术高中读书,学校里的学生大部分都是艺术生,我也可以接触我喜欢的绘画,能跟着专业的老师一块学习,懂得了一些画画的技巧。

但是,众所周知,学艺术,是很烧钱的,前期学素描,倒是没用多少钱,一旦接触到水粉,买颜料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,更别提上大学以后,需要花的钱就更多了。

我父母知道以后不同意我学艺术,觉得又浪费钱还没前途,就让我放弃这个想法,老老实实读书,实在不行就不读了,报个职高学门技术就去打工得了,我不同意,我父母就闹到我的学校,很明确的表示不让我学。

我气极了,和父母大吵了一架,但是没什么用,胳膊拧不过大腿,我被带回家,他们给我办理了退学,然后托亲戚找关系,把我弄进了一家职高,学汽修,有门手艺,以后出到社会,不会饿死。

我拗不过父母去学了,但是我并不喜欢,毕业以后我也没有从事这方面的工作,我去到一家纹身店打工,觉得纹身的图案还挺好看的,就和店里的师傅学手艺,给那些客人纹身,因为我努力肯学,又有点底子,所以我很快就上手了,成了店里的纹身师,可以给客人纹身。

虽然很多人都不喜欢纹身,觉得纹身太社会了,但是纹一些图案其实也没什么,还是挺好看的,就是有些人太离谱,纹的一些东西让我都有些接受不了,可是我们服务行业,客人花了钱,我们还是应该按照她的要求来办事。

有一个女客人,大概25、26岁左右,姓施,是我们店里的常客,她是我店附近一家足浴店的按摩师,长得挺漂亮的,平时打扮的也很性感,我们店很多人都说她可能是提供特殊服务的,所以每次她来,那些男纹身师都会调戏她几句。

小施这个人大大咧咧的,一点也不介意别人说什么,别人和她开玩笑她也不会介意,这让我觉得她好像也不像他们说的那个样子。

小施特别喜欢纹纹身,她每次来都要纹一些可爱的卡通图案或者玫瑰,每次都是让我帮她纹的,一般都是纹在手臂大腿小腿上,最隐晦的地方就是胸上面一点纹了朵玫瑰花。

有次我好奇问她,为什么每次都要找我,别人的技术也很好,她朝我笑,说那些人都太不正经,一副流氓的样子,她不喜欢,她觉得我人老实,也没有看不起她的样子,对我印象挺好的。

之后,我们加了聊天方式,她经常会找我聊天,发一些纹身样式给我看,问我能不能弄,我说可以,她第二天就会来找我,很多时候我都劝她,纹太多了不好看,不过她都不听,她说就是喜欢。

劝了她不听,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,我反正也是挣钱的,又不是她什么人,也没必要管太多。

不知道是不是嫌我唠叨,小施有一段时间没来了,也没有和我聊天,我怕她出事了,心里一直琢磨要不要发消息问问,但是又觉得大家也没那么熟,过分关心不太好,就一直拖着没问,想着也许是忙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,就在上个星期,小施来了,这次她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,她手里拿着名牌包包,身上穿的名牌衣服,以前来我们店里消费她是手机支付,现在她竟然要刷卡,这其中的猫腻,让人不难猜到。

这次小施来纹身,她还是让我给她纹,我问她想纹什么花样,她看着我有些暧昧不清地笑了,然后贴近我的耳边悄悄说了一句,这可把我给吓坏了,她这简直太不要脸了。

小施说,让我在她的私处纹“用力”,她说她的工作需要,可以挣很多钱。

我不同意,我觉得她这个行为很无耻,而且太轻贱自己了,我说完小施就笑了,她觉得我很装,她说她知道我们在背后议论她什么,我现在这样说没什么意思。
我试图和她解释,不过她说无所谓,只要能挣钱就行,她就是做我们想象的那一行,可以挣很多钱,这个就是客户要求她来纹的,纹好了给她5万块钱,她就让我给她纹,说纹好了免费服务我一次,问我要不要试试,说她技术很好。

我听了又羞又恼,我并不是那种人,我一开始也许是和别人一样看不起小施,但是认识以后我觉得她不一样,现在她说的话让我觉得恶心,我甚至觉得自己看错人了。

后来,我和小施说这个活我干不了,让她找别人吧,她问我为什么,我没有说话,我虽然是个纹身师,可我不是个流氓,我觉得自己也是有底线的,我觉得那种纹身太猥琐,我干不了。

我拒绝了小施,小施离开以后我就把她的联系方式删除了,我觉得大家以后也没有必要再联系了,那种纹身,听起来就觉得让人接受不了,如果是一个普通客人的要求,我可能不会那么生气,但是相处久了,我确实把小施当成了朋友,也许不是什么知心好友,但是即便是普通好友,我也不愿意看到小施这样堕落沉沦。

一天夜里,我接到一通陌生的电话,是小施打来的,她喝了酒,醉醺醺的和我说她家里穷,她需要钱,什么挣钱她就干什么,哪怕是和不同的男人睡觉,因为她没得选择,她说知道我看不起她,她以后都不会来打扰我了,但是她说那个纹身确实是客人要求的,她也只希望我给她纹,因为她觉得我和别人不一样,我不会看不起她,可是她想错了,我其实和别人都是一样的。

我没有回话,我不知道小施的家庭是什么样的,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挣这些脏钱,但是我确实不喜欢这种工作,我始终觉得挣钱的方式有很多,这种行为挣的钱最终只会害了她自己,因为这是不道德的,也是犯法的,她自己都不尊重自己,别人又怎么可能会尊重她。